啊哦

懒宅

Four脱离

——Four脱离
“到了”我说。
“啊好”她下来
“那我走了”我看她背影
“唔,好的”她闷哼一声说
“怎么了”
“碰着了”她蹲下揉着腿
“你总是这样受伤吗?”
我想起来第一次见她
“啊,是啊,莫名其妙就受伤”
她语气十分无辜
“明明是你自己冒失”
我笑着说
“唔,你在幸灾乐祸吗”她盯我
“没有”我笑容扩大
“啊,那我回去啦”她说
在我骑走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
听到她的声音。
长期的训练不可能听错
我骑向相反的方向
不出所料的看见她在喘气
“怎么了”我问她。
“呼—林疋”她喘了一大口气,
“我没带钥匙”她有点想哭
“林疋。。怎么办啊”她看着我
我叹口气,她父母应该在出差
不然不会跑来找我
于是我说,
“去我家吧,我家没人”
“可以吗”她眼睛放光
“可以”我笑着说
第一次回家后面有人跟着。
开门,让她先进去,
我在后面开灯,很久没开过灯了
“嗯?好小,你一个人住?”
“嗯,有时候有人做客”
已经做好了被问及父母的事情
她却并没有开口询问
也是,她也一个人住。
“哪个是你的屋?”
“都是”我说
“你走开啊”她推了我一把
我咧开嘴,笑了笑
让她先去洗漱
然后把屋里的具有杀伤力的物品
全部藏到杂物间,锁上。
做好了一切,我坐在椅子上
环视了一遍这个避难所,
然后眼睛被捂住,
我皱眉,控制住反抗的本能
“林疋”我听见她的声音
然后我的眼睛重见光明
她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半张脸
她头发很黑
但是她的眼睛
纯净的
无法描述
“林疋?”她手在我眼前晃着
“嗯,我屋在那里”
我指着已经收拾的无害的屋子
她拉起来我,拽我去了那屋
“哇哦,什么也没有”她说
“有床,有枕头,还有垫子”
“不,我是说,嗯。。”
“啊,放不开了”我说
“那你睡哪里啊”她问
“我睡另一间屋子,两间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厕所还有一个杂物间上锁了,东西太多太乱”
“啊,好吧”她笑起来说,
“你家真简洁”
“我也那么觉得”我也笑起来
“那么,晚安”
“好,晚安”
我看着她将门关上
我转向另一个屋子
那个屋子,是做什么的来着
我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尘土味
将我心坠入悬崖
我把床上的塑料揭下,躺在床上
流不出一滴泪
“爸,妈”
开口喊出那两个陌生的词
嗓子被刺插入
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对不起”泪终于流下。
在快要沉睡的时候,
打起了雷,屋内被照的一片明亮
我没有在意,
紧接着敲门声响起
我去开门,门外是她
“林,林疋,我,我”她皱着眉
然后又打了一下雷
她猛地一抖,紧接着,
扑到我身上抓紧我的衣服
“林林林疋,我我怕打雷”
她声音在颤抖。
我怔了一下,然后抱住她
“我能和你一起睡吗”她闷声问
“好”我说,“睡这屋吧”
她点点头,抓着我衣服的手也松开了些,却没有松开。
我叹口气,想去我屋拿枕头
“不”她又拽紧我衣服,
“我去拿枕头”我说
“我不用”她闷声说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
外面轰隆隆的一声
照亮了屋子
照亮了我脸上惊吓的表情
照亮了她的头发
她把我扑到了床上?
什么?
她力气怎么那么大?
身体上另一具带着温度的躯体还在轻轻的发抖
我叹气,看着趴在我胸前的人
然后拍了拍她后背,
想了想,
又揉了揉她头发,说
“别怕”
“嗯”她放松起来,手松开一些
“你睡里面吧”我说
“嗯”她小心翼翼的滚到里面
然后抱着我的胳膊
“这两天天不太好”我说
她没有回答
我便不再说话
直到雷光再一次照亮房间
我才看见,她已经睡了
气息均匀的吐在我的胳膊上
也并没有什么不适
我闭上眼,听到她均匀的呼吸
睁开眼,看向她。
然后闭上眼。
第二天起床,胳膊还在她手里
她睡觉出乎意料的老实
我慢慢的把胳膊抽出来
她皱着眉,我以为她要醒来
结果是没有。
她只是皱着眉,仍闭着眼。
我起身,洗脸刷牙。
然后下楼买饭,看表,
九点了,她该醒了吧。
回到屋里,她果然坐在沙发上
“林疋,你买饭了?”
她迷迷糊糊的说。
“嗯,随便买了些”我递给她
“啊,我早晨不吃饭的,你吃”
然后倒头闭上眼。
“嗯”
我看她蜷着身子睡在沙发上
便想叫她起来去床上
没有用
我叹气,认命的把她抱起来
她的头自然的歪在我胸前。
我看着她熟睡的脸,笑了笑
把她安顿好,我去屋里收拾
想起来昨晚她的行为
又笑了起来
真是奇怪,怎么总是笑
我摇摇头,不再去想。
打开杂物间
里面堆积着的,是我的命。
我翻了翻,找了一把匕首
然后去插在鞋边上。
又找了一把小刀,藏在袖子里
还有一把枪,一支笔
笔里是把伸缩刀,我喜欢它
想了想,把枪和刀放下。
只留下了那只笔和鞋边的匕首
把门锁上后,我去看了看她
她还在熟睡。
“不会牵扯到她吧,不会吧”
我把她皱的眉抚开,看着她的脸
“如果会”
“那么”
“我会保护她”


Three偏离

——Three偏离
“林疋?”她开门,小声惊呼
“嗯,是我”我扯开嘴角笑道
她就那么直视着我的眼睛,
没有戴眼镜
“来玩吗”她也笑起来
“嗯。”我错过她的眼睛,点头
“真是不容易”她笑的更加灿烂
“还好”我进门,然后低头蹲下
她的眼睛一直在扫视着我
眼神太过于强烈了
“需要换鞋吗”我问
依旧解着鞋带。
“啊,那个啊,不用了”
她才将视线收回,语气十分轻松
“我懒得去收拾”
我才站起来,走进客厅,坐下
“嗯?喝什么?”
“白开水就行了”
我看着她拿着杯子接水,
放在我面前。
我抬头看她,她没有站直身子
头发盖住了她的神情。
“你怎么知道我家?”
她坐在我旁边,陷在沙发里问
我顿了一会,
该怎么说?说我送她到小区门口后,又看着她回家?
“问的你的朋友”我拿起杯子说
“啊,哦”
她显然接受了这个答案
我松口气,喝了一口水。
空气很寂静,没人开口说话。
“昨天的事,我没有解释”
我将杯子放下。
“啊?”
她歪头,脸上一片茫然。
“突然把伞甩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是好像不太愉快”
我顿了两次,说
“啊,那个啊”她笑起来
“我以为是因为伞柄上有什么东西”她歪着头看我笑道。
我心猛地一沉,
我直视她的眼睛
第一次
在没有镜片的阻挡下,
我想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什么
可是什么也没有,只有笑意
她似乎也觉得不自在,
将手伸到我眼前晃了晃
“林疋?”
“嗯我在”我迅速的大声回答,
显然她吓了一跳。
“啊,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她笑着说,
“所以今天就为了这件事吗?”
我下意识的点头,紧接着摇了头
“不,今天你有时间吗?”
“有啊,怎么,有事吗”
“没,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我想看电影”她笑着说
“好”我答应着
“我去收拾收拾,你先看书”
她兴奋的递给我一本书,
然后跑到一间房间关上门。
我看着她的样子,咧了咧嘴
再看了看手上的书——
《二三事》安妮宝贝
这个作者取名不太好,我想。
然后翻了翻,一页夹了书签
我便看了那两页的内容
内容还是不错的。
“嗯?抑郁症?”将书签拿出来
我看着那个词的周围
看到药物控制那里的时候
她出来了
“怎么样啊?”她看着我笑
她穿着长裙,披散着头发
我打量她上下身,说“很好”
“是吧!”她跳过来揽着我
“那走吧”我说
她身上有一股香味,但不是香水
“林疋,我不会骑车,你带我”
“嗯”她坐上后座
“我能揽你腰吗”
“嗯”她双手揽着我腰
没有预料的那么反感
“骑慢点好吗”
“嗯”我放慢速度
“你真好”
“嗯”
最后一句,没有触动我是假的
“看什么”我问她
“美队3”她说
“嗯”我点点头,去买票
“给你”我接过票,递给她一张
“谢谢”她接过票。
因为不是首映,电影院里人不多
她抱着爆米花,脸上洋溢着笑
“吧唧好想亲一口好软好萌”
“新版小蜘蛛好可爱”
“寡姐大总攻!帅炸”
“妮妮气场两米八”
“肥啾好无奈啊哈哈哈哈”
“美队好体贴啊”
她一直在自言自语的笑,
十分开心的吃着爆米花
等等,那些称呼都是谁?
“林疋”
“嗯?”
“你知不知道啊,美队原先很瘦弱的,那时候吧唧保护他。”
“不知道”
“你知道美队变强之后救出来吧唧问吧唧愿不愿意和他冒险,吧唧说他不放心美队,要一直看着他,陪着他”
“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后来吧唧被洗脑后记起来了美队却又被洗了一次脑才成了现在这样,而美队一直没有放弃他”
“不知道”
“美队对吧唧说他会一直陪着吧唧,就像当初吧唧对他那样说”
“嗯”
过了一会,她叹了口气。
声音极小的说了一句
“没用”
我想问她,但是她声音太小
也没了后语
我就闭了嘴。
出去后,她一直心不在焉。
我没有问她,她也没开口说。
直到天色渐暗,她说
“林疋,停一下”
“嗯”
“我想走一走”
“好”
下车,散步
风很舒适。
她走到一把椅子旁,坐下。
我跟着坐到她旁边
“林疋,我希望他们能永远在一起,永远”
“嗯”
她站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
她向前走,我也跟着向前走
“美队对吧唧说他会永远陪他”
她顿了顿,问我,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
“永远在一起,好吗”
“。。。”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答。
永远?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不可以吗?”
她靠近我,踮着脚揽着我的脖子
“林疋”她说话的气息
“林疋”她呼吸的声音
“林疋”她身上的体香
我迟疑着,揽着她的腰,
低下头,靠近她的耳朵,轻声说
“可以”
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晃动
“好,你说的”她笑起来
“对,我说的”我松开手
我看着她的笑颜。
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场景
太失控了。
脖子,腰,肩膀
全部被她碰过
而且,我没有下意识的躲避反击
她松开手,转过身,说
“我们去吃饭吧”
我听的见她声音不可控制的颤抖
“好”
我听得见我的声音也在颤抖
转眼间,夜吞没了光
“我送你回家”我笑着问她
语气却是陈述
“好”她揽着我的腰,
在路上,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突然她将头靠在我后背上
车抖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行
“林疋”她气息喷在我背上
可能是习惯了她这些略显亲密的动作,我的身体对她的行为没有做出什么大动作的反抗
“嗯?”
“你怎么那么瘦?全是骨头”
她用手摸着我的后背
我不可抑制的颤抖
“我不怎么吃饭”我说。
“你是不是怕痒啊”她语气轻快
“嗯”我皱眉,
不是怕痒,是这动作太具有暗示
暗示着危险
但她不危险
我想。
太阳落了下去,黄昏了
但风依旧是那么的舒适
就像和她在一起一样。



Two再相见

——Two再相见
她笑颜如花
她说“你好啊,林疋”
良久后
我轻声说“你好啊”
她歪头,笑着说“你好啊”
我轻声说“你好啊”
她将头歪向另一边
笑容扩大“你好啊”
我轻声说“你好啊”
她仰起头说“你——好——啊”
然后把头仰回来,看着我大笑
我皱眉 笑着说“无聊”
她学我皱眉,笑着说“你才是”
我看着她的裙子
看起来很陈旧,却很干净
总感觉,很熟悉
雨后潮湿的空气里
突兀的闯进两人的气息
“你知道嘛,”她喘了口气
“什么”我吸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习惯这样的开场白了”她笑道
我将吸进来的气全吐她脸上
看她镜片上起了一层厚厚的雾,
然后慢慢消散。
“哈哈”我干笑了两声,
她没动,说“你笑了吗”
面无表情
我说,“大概是”
她还是面无表情
我说,“怎么了”
她嘴动了动,说
“我看不见你的笑”
我把她眼镜拿下,她没有动作
我看她的眼睛,无神的盯着我
“现在好了”我说,
“你没笑”她歪头说,
我看着她,扯起嘴角
“你笑了”她眼角弯起
将眼镜拿到她眼前,
挡住那双眼睛里快溢出的笑意
“戴上吧,雾散了”
她接过,戴上。
下雨了💦
她皱眉,抱怨说,
“真巧,刚戴上,又要拿下来”
语气却没有任何不满
“不用,我拿伞了”
她动作停下,说
“真巧”
我撑开伞,说
“还好”
没有镜片阻挡的眼睛,我还是
无法直视。
默默的走着,谁也没有再开口
“我不喜欢下雨”她说
“我也是”我说
“容易耽误事情”她说
“现在没有事情可以耽误”我说
她笑起来,扭过头看我
感觉到她带着热度的眼神
我扭过头,看着她的眼睛,
有眼睛片阻挡的眼睛,
我也笑起来
寂静的空气开始发抖
笑声一遍遍萦绕在耳边
“雨停了”我说
“什么”她笑着转着伞
我看向她脸上的笑容,说
“没什么”
“我跟你说啊”她停下所有动作
“嗯”我答应着
“雨好像停了”她把伞收起来,
我没回话,看着她,
把伞上的水甩到空气中,
然后,递给我
“你拿着吧”
我接过,笑了笑
“自然是我拿着”
我拿着伞,感觉到
伞柄上还存有她手间的热度,
禁不住握紧了些。
脑内突然一片空白,
她在下秒发出惊呼
“怎么了?”
我看着被甩到地上的伞,
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看着它,
“怎么回事”她又问了一遍。
我看着远处的伞,没回语
“林疋?林疋?林疋!”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离我越来越近,
“林疋。。”
拿过那把伞的手开始发抖。
“林疋。。”
她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
“林——疋——”
她靠近我的耳朵,轻声喊着。
一阵瘙痒,我缓过神
“我在”这么说道
然后慢慢的走过去,把伞捡起
伞上没了她的温度,
只有泥土和雨水的混合物
心却平静了下来
她站在原处,看见我在看她
便对着我笑。
不能说是笑,是单纯的将嘴咧开
“你—还—好—吗—”
“我不是很好”我轻声回答
然后两人并排走着,
她也没有再问我,于是,
空气寂静着。
“回家吗”我问她
“好啊”她说。
“我送你吧,我没事”我说
“好啊”她说
夜色笼罩着她的背影,
直到完全吞没她的身影
我凝视着她消失的地方,
握紧手里的伞,笑着说,
“再见”
夜色中,清风中,
仿佛在向我问好